小宇現在是個溫和帥氣的孩子,而且成績優異,不過他可不是從小就這麼出色。現在讓小宇媽媽來分享小宇成長的故事吧!

心情跌到谷底

小宇小baby時,常常半夜不睡覺,整晚玩不停還加上尖叫。會走路以後總是停不下來,這邊摸那邊碰的。

 

小宇快三歲的時候,阿嬤覺得他講話起步比別的孩子慢,好動又愛尖叫,叫我帶他到醫院檢查。醫院的醫生評估的結果是「過動 」,醫生馬上開了處方藥「利他能」。想向醫生更深入詢問,醫生只淡淡回答我:「先讓他吃藥,這樣會比較好帶」,當下完全無法接受醫生的處理方式,非常無助!我上網試著查了一些資料,查到的結果很接近我的感受:「那麼小的孩子不應該只憑問卷就下定論,應該先以行為治療或經過一系列的檢查,例如心智科……然後才能斷定,而不是一開始就用藥」。

 

我決定自救。之前曾接觸測皮紋、性向這類的活動,進而知道「X兒」教育機構,我就小宇的情況詢問他們,他們說小宇很聰明,但有自閉的傾向。因為他們那裡上課是四到五個人一班,小宇當時的狀況無法上團體課,所以我們被委婉地拒絕了。這樣的結果讓我很沮喪!老師安慰我:不能單憑一家醫院的評估就認定孩子是自閉症。經過他們的介紹,我帶著小宇到台安醫院綜合評估。我不斷重複地問醫生:「他到底是不是自閉症?我很擔心!」醫生說:「他是一匹馬,你不能一直說他是一匹白馬啊!」醫生要我不用擔心,只要尋求正確的醫療管道,人生這麼長,他現在這麼小,有無限的可能。我聽出他這句話的意思,心裡真的非常難受。後來又有社工來找我,問我願不願意通報,心想既然你們都直說了,我就接受這所有的一切。但心底其實沒這麼快願意放下,每天就在壓力淚水下過了半個月。

 

尋求協助

確診後,因為台安的課程要排隊等很久,所以院方先幫忙轉介到一家診所上訓練課程,在那個診所被安排到一班有十來個學生的大班,老師上課常要單獨處理愛尖叫的他,剛開始我會覺得很丟臉。那段時間持續著台安兩天、診所兩天,家裡兩天的訓練課程,一週裡只有禮拜天能完完全全休息。老師交待的課程我都會盡量執行,也會告訴小宇:如果不認真做,老師上課都會知道。小宇其實很清楚做了該做的活動他可以有什麼不同,只是說不出來。我做的一切努力,就是希望把握住小宇6歲前的第二黃金期。

 

從接觸感覺統合,到小宇中班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他改善很多。以前有人惹怒他或聽到機器答答的聲音,他總是會尖叫,但小宇那個時候已經學會摀住耳朵走掉就好。那段期間表達能力也進步不少,但和別人眼睛對視還有些問題。

 

到啟端之後

剛到啟端上課,盧老師每次總是很仔細的向我詢問小宇的狀況,他從課程中對小宇的觀察,以及我提供的訊息中,讓我了解原來小宇在吵雜的環境中容易尖叫,情緒不好,情緒反應大,可能是由於他有聽覺敏感和觸覺防禦的問題,更棒的是,我不只更深入的了解小宇的問題,盧老師還不斷的教導我各種可以幫助小宇的方法,在課程中,老師跟我分析我們必須先從他的感覺調節著手,利用感覺統合手法搭配iLs的聽音整合系統,先讓小宇的敏感程度下降,再進一步的讓他自我調節能力進步,聽起來很專業,但每堂課,老師都會仔細跟我解釋背後的原理,像是感覺統合中的觸壓覺和本體覺是什麼,有什麼玩法可以提供這類感覺刺激,也讓我理解感覺統合究竟是如何幫助到小宇,再加上每次上課後的作業,啟端非常強調家庭作業的重要性,盧老師每次上課都會向我詢問回家作業的執行度及執行狀況,老師除了上課用心,也不忘叮嚀下課回家後時間的重要性,我想這也是小宇在啟端會進步這麼多的原因。

 

從小宇上幼兒園第一天開始,我每天都會接到幼稚園的電話,小宇常常讓老師無法上課,小班時他們班就連換了兩個老師,我心中對那二位老師一直很抱歉。在啟端一對一的個別課上了一段時間後,小宇整體穩定度提升,已經進步到可以加入團體課了,老師跟我討論後,我們又對小宇設定了新的目標,讓他在團體課中學習團體規範,與同儕進行互動練習,這對小宇進小學後的幫助真的很大,小宇在啟端也交到了好幾位好朋友,現在在啟端每週一次的團體課,是小宇一週最期待的時光之一。上小一時,一開始我還很緊張,特別去請輔導室老師安排一個最兇的輔導員,但一段時間之後老師就把輔導員撤掉了,我問班導小宇有沒有造成困擾,老師卻說他表現很好,不需要輔導員了。目前小宇已經二年級,在學校他擔任經書長,(經書到六年級要完成五關,他一下就背完了)在班上成績都是第一二名,雖然我不是看重分數的媽媽,但是孩子成績優異,家長總是很開心很欣慰的啊!

 

小宇屬於「高功能自閉症」,他的智商在未到台安前是100,進入幼兒園時測驗為123;其他能力的表現,在這段時間成績從10-20分進步到80~90分。醫師也很訝異,直說媽媽你真的非常努力,我當場淚流滿面,覺得自己的苦心一切都值得了,才幾年的時間,他就有這麼不一樣的表現。現在不但沒有人相信他是個特殊兒,今年學校還為他報資優生,第一階段已通過。上天給他不一樣的身份,就賦予他不一樣的任務。大家都看到他現在的成果,很難想像他背後的辛苦付出。我很高興有抓住他的第二個黃金期,但我仍然好希望能把他的自閉症給拿掉,不過盧老師說這個是他的一部份,會跟著他一輩子,應該要專注在他的優點,繼續開發他的潛能。

 

小宇現在依然偶爾會有狀況,只是沒有以前嚴重。感恩我有很多老師可以詢問,遇到不會處理的狀況就請教老師,自己邊走邊學。

 

走過這一段收穫滿滿的路,我立志要幫助那些有同樣問題的家庭,因為我在這過程中也跟著他一起成長,相信每個特殊兒家庭也都能在這過程中一起成長。


 

冬日的午後,聽著小宇媽媽娓娓道來,她從否認、面對、接受到支持的過程。當看到小宇大大的眼睛,高大的身影,帥氣的樣貌,清楚的表達,好奇的提問,完全看不出來他曾經是如何讓老師頭痛。小宇媽媽的堅持和努力,給了小宇最好的機會,讓他能從過去不停尖叫的頭痛小孩,轉變成現在的資優生。

 

家長的態度真的是關鍵。啟端有好多好多認真的家長,我們常常覺得這些孩子雖然比較辛苦,但是因為家長的認真和堅持,不但狀況得以明顯改善,跟家人的關係也更親密。我們看到小宇媽媽一路走來的堅持,也看到小宇的大幅進步,真的讓人感到開心,也祝福小宇一路走出自己的快樂人生。

預約評估
Photo by: Yi Ch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