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端的學術主任,也是本年度最佳員工獎得主:李老師,親切有禮又專業的他是怎麼看待啟端的工作呢?

 

小兒職能治療師從來就不是容易的工作…

 

四年前當我告知診所的家長,我必須離開那份工作時,家長的臉僵著,嘴巴吐出了幾個字…

「老師,妳好自私。妳把我們丟下了。」

聽到的當下,我整個腦袋當機了,我不懂、也喪氣,原來自己在陪伴孩子的中繼站下車時,不是得到揮手期待再見的送別,而是家長怒目相視的怨嘆。

 

算一算,我當小兒職能治療師的時間7年多了,前三年的我,在診所服務,轉換跑道後,我在啟端持續精進著自己。

 

我很看重我的工作,因為我是職能治療師,因為我是與人工作,與家庭合作,肩負的是一個孩子的未來與教導父母如何帶著孩子向前邁進。

 

孩子的童年只有一個,孩子的時間很寶貴,要把握時間,讓他們向前走。所以當碰到卡關的孩子,總會讓我焦急萬分,深怕自己還有遺漏些什麼,或少做了什麼,所以無法讓他們進步。

 

當初轉換跑道的初衷,是想學到更多學校沒有教到的手法、方法。教科書上沒有教我遇到鏡像字時,除了土法煉鋼一直重複寫之外,我還能做些什麼?來到啟端後,我學到了。教科書上也沒有告訴我,尿床的狀況,排除了生理因素後,針對心理因素我能做些什麼?甚至可能與反射的整合有關係。來到啟端後,我學到了。

有個隨時可以討論、指引方向的權威。我在啟端找到了。

有個專業、彼此不勾心鬥角、真誠彼此關心、教學相長的團隊比起一個人悶著頭學習、翻書,學習新知的速度快多了。我想在啟端,我找到了。

每年都有專業新知能讓我成長茁壯,我想在啟端,我找到了。

 

我背著「老師,妳好自私。妳把我們丟下了。」這句話一陣子了,我想,若我再與家長相遇,我能告訴她「我不是自私,我想去看更開闊的世界、學到更多元的方法、更精準有效率的幫助妳的孩子,所以我選擇離開那裡。」

 

小兒職能治療師從來就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,不是表面上看到的,上班與孩子「玩」就好了,在遊戲包裝的背後,我們需要的是全人的思考、職能角色的考量、發展能力的提升。工作中面臨五花八門的挑戰,在自費的治療所中特別多,但從中得到勝任感,是無法言喻,更無法用金錢衡量的。工作雖然辛苦,但值得。